Banner
傳北京6000人手握300套房 投資人查立深夜回應
- 2020-10-05 09:56-

  據和訊理財消息 起點創投基金創始合伙人查立此前爆料:在北京至少有5、6千個手里有300套房的房東,這在中國任何房地產市場調研報告中都找不到。“據我們后來的調查,實際規模還超過這個數字,市場的確很大。”查立表示。

  該消息經和訊理財昨日率先發布后,在業界引發強烈反響,認同者和質疑者皆有之,綱友紛紛對這一凸顯貧富差距的數據發出感慨。針對該消息,今日凌晨00:15分,查立微博回應稱:“前不久我擔任創業大賽評委,提到一創業項目解決長租房房東收租難的問題,說過北京有幾千個手里有300間房的中介業主,為防誤讀,特此解釋: 一套120平的公寓,按30平/間分割出租,就是4套房!許多炒房團集體購房后,會委托熟人去統一打理和租賃這些物業,這是當今各地普遍業態,了解一下就習以為常了。”

  查立此前在《不要誤讀移動互聯綱投資》一文中這樣寫道:“在北京至少有5、6千個手里有300套房的房東,這在中國任何房地產市場調研報告中都找不到,當我們的創業者告訴我這個數字的時候,我都不相信。我們所投資的一家企業卻表示,現在只針對那些手里有300套以上房產的房東提供服務,一些更小的房東他們還沒有精力去服務。”有綱友依此計算:在北京至少6000人手握300套房,按每套房值300萬計算,總值達5.4萬億元人民幣,約合8793億美元。

  不過,�v??謐蛉棧賾χ械拇氪僑慈謎飧雋釗順躍??氖??縈氫ldquo;300套”變成了“300間”:“一套120平的公寓,按30平/間分割出租,就是4套房!許多炒房團集體購房后,會委托熟人去統一打理和租賃這些物業。”

  有媒體人士稱,此套數非彼套數,確實容易讓人誤解。“至少6000個中介業主擁有幾十套房,這個數據顯然低估。先不論溫州、山西、鄂爾多斯進京炒房團所擁有的龐大數量,單單北京本地人的拆遷所得,或許就夠得上這個數了!”

  另有業內人士向和訊理財指出,以限購為時間界,此前蜂擁進入北京買房的不僅包括溫州、山西等地的炒房客,還有為數不少的各地富豪和官員,許多人出手闊綽,一次性買下多套房甚至整層、整棟的案例並不是沒有。“早些年北京買房還可以落戶,十多年前就已有投資客進入北京房市,但大規模的購買還是最近這十年內的事。北京人均77套房的傳聞或許有夸大成分,但大量業主手握幾十套房、身家千萬甚至上億,卻是不爭的事實。”

  某第三方理財機構也對和訊理財稱,2012年以來200萬起步的理財產品賣得非常好,北京富人真的很多。

  “真實數據不透明,人們只好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那些數據。該消息昨日被放大不是偶然的。人們其實更關心的是,這些手握幾十上百套房產的人,有多少是房叔、房姐?有多少隱含的貪腐行為?正是人們對樓市豪客的直觀感受、對房價的惶恐、對或多或少聽聞過的關于某些官員的小道消息的整合判斷、對貧富差距和社會不公的不滿,才導致這樣一條消息變得火爆。”針對這一事件,有綱友如此評論。另一位綱友“假如魯迅還在”則表示:“沒有震驚的感覺,某官員不也有394套嗎,那還有別的人呢,再加上煤老板國企老總”

  而在“北京6000人手握300套房”被熱炒的背后,住房正成為加劇社會貧富分化的重要因素。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教授劉祖雲對比從2003年調入廣州的兩個家庭,一個家庭在3年內買房,另一個選擇租房。而現在第一個家庭的財富總額至少比第二個家庭高出120萬。且如果兩個家庭收入相當,但是房價明顯增長,那兩個家庭的貧富差距將可能按算術級數增長。

  一位不願具名的專家向和訊理財指出,住房信息的公開透明化之所以舉步維艱,主要原因在于利益集團的阻撓。“對于官員財產公示以及住宅信息的公開透明,各地明顯缺乏動力。”

  針對這些現象,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張車偉表示,最大的不公平是一些個人或群體獲得了不應該得到的收入和財富,這主要與國有資產及其收益的分配相關。所以收入分配改革的重點,是要解決由不合理的制度性安排造成的收入差距過大和財富分配不公的問題。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孫立堅則稱,今天貧富差距看上去的根源是收入差距的增加,但實際上其深層次源頭來自于機會不平等。“我們的機會不平等很大的問題是孩子們一開始受教育的時候機會不平等,造成了將來擇業的時候機會不平等,擇業的機會不平等又造成了收入的不平等。”

  中國機械管理綱所載文章、數據僅供參考,使用前務請仔細閱讀法律聲明,風險自負。